资讯
冰城17岁女生为了家庭凌晨出摊 在学校只买半份

听刘思佳讲述她的家和那片“绿海”……

“那方寸之地,每寸土壤都承载着父母辛勤的汗水和殷切的期望,我爱这片‘绿海’,更爱这个看似贫寒的家。” 这是刘思佳在日记里写下的一段话。当所有家长在为如何给孩子增加营养而纠结时,这个冰城女孩却用稚嫩的肩膀,支撑着这个重组的五口之家。

为了赚钱贴补家用,17岁的她,每到周末或假期,就从道外区万发屯去水泥厂早市卖菜。不论春夏秋冬,发烧感冒,她都坚持出摊,今年还入围了“全国最美孝心少年”评选……21日,生活报记者来到哈尔滨市第24中学,听刘思佳讲述她和那片“绿海”的故事……

课堂上的刘思佳

12岁时母亲离家出走

她挑起家庭重担

翻开刘思佳的微信朋友圈,照片里的她笑容灿烂,17岁,本是阳光般绚烂的年华,对于这个高三女生来说,却显得有些沉重。在她3岁那年,父亲因车祸造成肌肉萎缩,从此左手无力,抬起30斤的东西就已颤颤巍巍。12岁时,她又经历了一个沉重的打击——母亲离家出走,这让她和7岁的弟弟变得茫然无措。

回忆起2012年夏天,刘思佳突然眼圈泛红。放学后,她兴高采烈地回家,叫了几声“妈”,却无人回应,屋里屋外来回找了无数遍,始终不见踪影。“我开始慌了。”刘思佳哽咽地说,那段时间整个家里弥漫着绝望的气息,母亲可能是难以承受巨大的生活压力,离他们而去了……

没有妈妈的日子里,刘思佳扛起了所有家庭重任。第一次做菜,忘放盐了;第一次洗衣服,手搓肿了;第一次做家务,累得腿软了。爸爸、弟弟都需要她来照顾,跟同龄的孩子比起来异常忙碌。可聊起那段经历,刘思佳却乐观地说:“生活的压力总是猝不及防,这些沉重的担子,会压得我每一步都留下清晰的痕迹,但也将是我走向成功的垫脚石。”

就这样度过了一个春秋,继母张春英的出现,让这个破碎的家庭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
凌晨两点半起床去卖菜

一天最多卖了38斤葱

为了多赚些钱,左手残疾的父亲外出打工,一个月难得回家几次。继母租了村里的近三亩地,在大棚里种植蔬菜。13岁那年,懂事的刘思佳看着继母起早贪黑地种菜、卖菜,决定利用周末和寒暑假的时间,帮她减轻点儿负担。

“我妈她头一天晚上去夜市卖菜,回到家已经半夜了。第二天起早帮我割菜,这一宿相当于没睡,白天还要照顾弟弟,真的很辛苦,我挺心疼她的。”说起自己的继母,刘思佳没有一点儿生疏与客气,口中一直说的都是“我妈”。

2013年,张春英又给刘思佳添了一个小弟弟,四口之家变成了五口之家

刘思佳的奶奶与他们一家五口合影

每逢暑假,凌晨两点半刘思佳便起床。她在大棚里跟妈妈一起收菜,把香菜、芹菜打成捆后装箱。三点钟她准时出发,搭乘邻居姐姐的电瓶车,把这些菜运到道外区水泥厂早市。半个小时后,天还没亮,思佳就要将成箱的菜一点点儿搬下车,汗水浸湿了校服,被凉风一吹,她常因此感冒,还是硬挺着把菜卖完。

“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早起的人儿有菜卖。”刘思佳说,她之所以那么早出门,是怕去晚了占不到好位置。每当看到自己鼓鼓的钱袋时,她心里充满了成就感。

“以前,我卖菜时不会吆喝,带去的菜总是剩下很多。剩了菜特别心疼,便试着张开嘴大声叫卖,现在我总是喊得最响亮的那个!有一天,我自己卖了38斤大葱,想着把钱交给我妈时她那高兴样儿,我就乐得合不拢嘴。”

有时只赚十几块钱

她饥肠辘辘却舍不得买早饭

在早市上,刘思佳可是有名的“小算盘”。张春英告诉记者,她虽然没陪着孩子去卖菜,但总能听到别人夸奖这孩子。

每天到了早市,刘思佳先从头到尾走一圈,参考别人的价钱再定价,而且一般会低一点点儿,买多了还给优惠,并告诉买菜的人吃好再来,让他们帮着宣传宣传。摊位收拾妥当后,她会趁着人少时学学英语。过了7点钟,随着买菜的人越来越多,她便开始在菜摊前忙活起来。

刘思佳说,由于平时起得太早,她吃不上早饭。有一回忙了一早上,只赚了十几块钱,她饥肠辘辘,看见旁边有卖早餐的却舍不得买,“赚点儿钱太不容易,买早餐的话,就相当于我白干了。”不过,一向省吃俭用的刘思佳,去年母亲节时却给张春英送上了一个小礼物。

“我妈舍不得给自己花钱,但是对我很大方。”刘思佳说,只要是她需要的东西,母亲全都给她买,每个月还会多给一些零花钱,怕她受了委屈。她两顿饭没吃,省下钱买了一束康乃馨送给母亲。张春英回忆道:“当时我哭了,我说你好好的就行……”

在学校吃饭只买半份菜

周末出完早市继续做家务

为了省钱,刘思佳在学校吃饭时总是点一份米饭、半份菜,从来不喝饮料,常年穿着校服。

“刘思佳非常懂事!”班主任曹慧丽称赞道,这孩子坚强、勤快,学习

也很努力,经常说以后要当老师,去山区支教。高中三年,曹老师一直都很关注刘思佳,对她很欣赏,“最让人欣慰的是,繁重的家务与照顾家庭的疲惫,并没有影响孩子的学习成绩,她是语文课代表,乐观的生活态度感染着班上的每一个人。”

刘思佳午餐只点半份菜

周一到周五,刘思佳住在学校。周末,她从平房倒两趟公交、一趟地铁,再走一段路,大概三个小时能到家。每到周末,刘思佳都是最忙的,早上卖完菜回家还来不及睡一会儿,又要开始做家务。刘思佳性格开朗,跟生活报记者交谈时,她一直微笑着。一双大眼睛清澈干净,眼神里透露出倔强与谦逊。她说自己并没有觉得生活很苦,只要周末和假期少睡几个小时,就能把家务和功课全部做完,劳动的回报让她觉得很踏实。

“家境贫寒不丢人,人穷不能志短。每当看到那些绿油油的菜时,我觉得心胸开阔了很多,总感觉有一些‘精灵’在帮助自己,能帮我飞向更广阔的天空……”刘思佳笑着说。

Time:2017-09-24 11:09:45  编辑:
RETURN